當前位置: 首頁 > 圖書專區 > 輕小說 > NEW > 輕小說) 英雄精靈培育兩名弟子!從末日開始的世界延命法 <2> (首刷限定版)


輕小說) 英雄精靈培育兩名弟子!從末日開始的世界延命法 <2> (首刷限定版)

輕小說) 英雄精靈培育兩名弟子!從末日開始的世界延命法 <2> (首刷限定版)

商品貨號:4710945555485
商品庫存:
商品品牌:東立
商品點擊數:46
市場價格:NT 250 元
登入會員才有優惠價唷!!
商品總價:
購買數量:
加一個
減一個
加入購物車 加入收藏
※ 庫存量僅供參考,需依實際店內庫存為主。
※ 所有訂單庫存如不足均向廠商訂購新品再出貨,工作天約 5-14 天不等。

商品描述

商品屬性

商品標籤

相關商品

相關配件

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


前任英雄修伊死後五年,世界依然飽受〈默示錄之獸〉的威脅,逐步走向滅亡。留下的現任英雄菲歐,雖然收了衛斯理和奇莉葉兩名徒弟當繼承人,然而……「你們兩個不能相處得融洽一點嗎?」「要怪這傢伙講話用詞粗魯。」「要怪這小鬼愛頂撞人吧。」無論如何勉強還過得去,在各地旅行遏阻世界滅亡。某天,一行人得知記載英雄之力全貌的遺物〈格奧基亞的魔術書〉下落,靠著線索前往搜索,但菲歐似乎有事隱瞞兩名徒弟──以終末世界為舞台,惆悵動人的英雄繼承譚,為了維繫希望的第二集!

 

<< 試閱 >>

序章

荒野的夜晚很暗。在月光照不透的夜色之中,那裡是魔性的領域。
村莊到處轟然升起了宛如要將夜空燒焦的火柱。
構成房屋的木材發出劈啪聲響爆裂。
將大氣吞噬殆盡的火焰咆哮。
燒得精光的房屋臨終悲鳴。
還有個──
不斷傳來的聲音,那是某人的慘叫聲@,從聲音聽來應該知道長相才對。
慘叫聲來自誰,他想不起來。是因為慘叫聲太可怕了呢?還是出於本能的自我防衛,自知一旦想起長相就會心碎欲絕呢?
他茫然地注視著自己出生長大的村莊燒毀的景象。
馬車顛簸導致視野搖晃不定,眼看村莊愈來愈遠。回憶和一切,都留在大火之中。
「衛斯理!會被甩下去喔!」
看他探出上半身,哥哥粗魯地拉回他小小的身體。
他一屁股跌坐在位子上,然後挺起上半身,來回看著陷入火海的村莊和哥哥。
「哥哥……為什麼……要逃走呢……?」
哥哥就像聽到蠢話般擺出一張臭臉。
「那還用問嗎,當然是因為村子遭到默獸攻擊!」
「還有人……留在那裡。蘭迪也、米娜也是……」
「放棄吧,笨蛋!想也知道無能為力!」
「……為什麼?」
只見哥哥咂舌,不屑地回答:
「對方是〈默示錄之獸〉,毫無力量的人類不可能敵得過吧!」
看見哥哥抿緊嘴唇,他不再發問。
相對地,他看向坐在馬車內的家人。
抱著年幼妹妹的母親、哥哥、駕車的父親──所有人都表情陰鬱。
他發覺那個表情代表的感情是『絕望』,於是感到疑惑。
(為什麼非逃不可……?)
──啊啊,沒錯。那裡是自己的村莊,在那裡著火的是自己的鄰居。為什麼能夠理所當然地放棄那一切?
在他心中,萌生了一種感情。
那是憤怒。不滿十歲的小小身體懷著滿腔怒火,反芻著哥哥的話語。
(毫無力量的人類不可能敵得過……?──既然這樣,我要取得力量。)
他凝視著化為一團火焰熊熊燃燒的故鄉,在內心發誓。
(我一定──一定會回來……!我會取得力量,把失去的搶回來──!)
既然對方強取豪奪,就用更強大的力量搶回來。

──為了達成這個目的,要我變成怎樣都願意@#12。



第一章



混著沙子的風,轉眼間就奪走嘴唇的水分。
因為嘴唇乾裂而感到不快的同時,蓄著鬍鬚的中年傭兵團長不耐煩地提高嗓門。
「……喂。傳令兵還沒回來嗎?」
「如果一切順利,援軍差不多該到了才對……」
那與其說是提問,不如說是確認。確認這個令人火大卻又莫可奈何的現狀。
傭兵團長咂舌。傭兵這行從來沒有順利這回事。
(這下子只能做最壞的打算了。)
這裡是人口約兩百人的小城鎮,無法期待有大都市那樣的城牆,用木材組成的簡陋防壁,被荒野的風一吹就軋軋作響。那竟然就是傭兵與背後村莊裡恐懼不安的村人的生命防線,這現實相當令人灰心。
那道生命防線正受到外側的強烈衝擊而明顯彎曲。部下們東奔西走設法修復防壁,但防壁扭曲變形的速度顯然比較快。
「……真是討厭啊。」
傭兵團長本來就不認為自己是能夠活得有意義的那塊料。儘管如此,也沒那麼不愛惜生命,無法從容自在地視死如歸。
(但是,要是捨棄這座村莊,酒會變難喝的。)
真要說起來,做了違背良心的工作酒會變難喝才是問題。
一陣特別強的衝擊襲向防壁,碎裂的木材縫隙間伸出一條手臂,上頭覆蓋著黑壓壓的獸毛。男人們發出慘叫拉開距離之際,默獸的手用蠻力擴大了防壁的破洞。
「……該死的默獸。」
團長拔出腰際的劍。他將厚實的劍身搭在肩上,瞪著要突破防壁的默獸。
「你們讓開。要是我死了,你們就全部一起上。」
傭兵團長的銳利目光,讓部下們倒抽一口氣,接著咬緊嘴唇。
「──團長!傳令兵回來了!」
背後傳來大聲呼喊。
汗流浹背策馬而來的人,是去附近城鎮找救兵的部下。部下在傭兵團長身旁停馬。
「回來了!」
「喔……那麼,援軍有多少人?五十?一百?」
「援軍,那個……」
部下難堪地游移視線。傭兵團長皺眉,提高嗓門質問:
「不會講嗎!」
「是三個人!」
──沉默降臨在傭兵之間。
「……這是開玩笑嗎?對付十隻默獸,只派三個人?騎士團的大人是叫我們去死嗎?」
「不、不是,不是騎士團……」
團員的話語被防壁破碎的聲音打斷。
──在那裡的是身高超過兩公尺半的黑影。外表宛如狼,卻用雙腳站立。全身體色是純然的黑色,彷彿黑暗凝固而成,在眼睛的位置沒有相當於眼睛的器官。
「默……〈默示錄之獸〉……!」
某人用顫抖的聲音說出那個名字。
──那是人類的天敵,異形的怪物。本能只有殺害人類,脫離自然界的常理,褻瀆神的怪物。
異形怪物當前,團員邊發抖邊拿起武器。
「你們聽著!不能指望援軍!只能靠我們自己──」

「你說不能指望誰了?」

──一名少女站@在馬背上,宛如疾風般穿過傭兵之間。
不知道是有怎樣的平衡感,那名少女直挺挺地站在疾馳的馬背上。
紮在側邊的頭髮迎風亂舞。少女一身輕裝,穿著宛如村姑的便服,搭配最低限度的防具。沒有攜帶任何疑似武器的裝備。更不用說少女看似才十多歲,以這身裝扮上戰場實在過於魯莽。
然而少女筆直朝著默獸策馬奔去。
「笨蛋,是哪根筋不對……!」
正要怒吼的傭兵團長倒抽一口氣。
在馬感到畏懼即將轉換方向的瞬間──少女一蹬馬背,跳了起來@。
加上了疾馳衝力的跳躍,讓少女整個人高高地彈上蒼穹。
那道拋物線劃向外表詭異的默獸。默獸不等少女掉下來,就張嘴露牙跳了起來,在空中迎擊少女。
傭兵們彷彿看見了少女被大卸八塊的景象。
隨後──耀眼的蒼光逐漸膨脹。
只見少女的雙手指尖在半空中分別描繪起來,那是包在青白色發光圓形之中的複雜圖形──魔導公式。彷彿異次元的出入口般,從發光的圓中出現劍柄。
少女交叉雙手握住劍柄,將劍拔出。
出現的是一對金色彎刀,刀的重心置於刀尖,即使單手也易於利用刀的重量使出斬擊。
那對彎刀並非純金製成,刀身呈現金屬不可能會有的色澤,少女將其中一把投向默獸。
迴旋的彎刀直接命中默獸眉心,深深地刺進去。
默獸一時站不穩,少女趁著與默獸錯身之際,抓住自己投擲的刀柄調整姿勢,在默獸周圍旋轉。另一把彎刀劃下無數重刻線。
少女著地的同時,默獸在空中分解,散播了黑霧──瘴氣,就這麼被消滅了。
「一瞬間就打倒默獸……?」
傭兵們莫不啞口無言地凝視著少女。另一匹馬鑽過傭兵之間衝了過來。
「奇莉葉,不是叫妳不要先走嗎!」
出現的是一名十五歲左右的少年。身材纖瘦但長相精悍,眼中閃耀著充滿挑戰意志的強勁神采。身上穿著類似魔術師穿的兜帽長袍。
少年從馬上跳下來並排站在少女身旁,少女幼稚地嘟起嘴。
「誰教你們兩個那麼慢嘛。」
默獸從防壁的破洞接連入侵,但兩人不為所動。
「……你們是什麼人?」(圖19)
傭兵團長露出狐疑的眼神質問,比傭兵團長矮一個頭的少年毫不畏縮地抬頭回答:
「這就是對救兵的禮節嗎?明明是你們希望增援的。」
兩人轉身背對把話吞回去的傭兵團長,毫不猶豫地朝成群默獸邁步前進。

「那麼,衛斯理。打倒比較多隻的人贏。我已經打倒一隻囉。」
「這可不是遊戲,奇莉葉。」
少年──衛斯理手拿法杖,和喚作奇莉葉的少女並肩前進。
「那麼,預備……起!」
奇莉葉說完就化作一陣風,滑進默獸群之中。
衛斯理則是讓手指滑過空中,展開魔導公式──雙重的光之圖形,畫出精緻的紋樣。
「《燒盡吧‧煉獄炎蛇》!」
以法杖為觸媒瞄準目標,魔導公式開始旋轉。出現帶狀火焰直線飛翔。
火焰直接命中默獸,像蛇一樣纏繞默獸的身軀,直到默獸燒至炭化為止。
「首先一隻……」
「二、三──好,四隻~」
衛斯理正要計算戰果,從默獸群之中傳來的悠然話聲,當場挫了他的銳氣。
那模樣儼然就是人型的狩獵動物。只見奇莉葉在千鈞一髮之際看穿默獸的爪牙攻擊,時而跳躍、時而匍伏,身手矯健地翻弄著默獸群。揮舞的刀刃一刀刀宰割著默獸。
她的動作都經過計算,宛如舞蹈表演般。傭兵們被她的戰鬥吸引住目光,無不出聲讚嘆。

商品屬性
[原文書名] 奴隷エルフちゃんを英雄にプロデュースします!
[作者] 秋月煌介
[譯者] 李逸凡
[出版日期] 2018-04-23
[出版社] 東立
[插畫] 水鏡まみず

購 物 須 知

1. 訂單若未滿899元需支付100元運費。<多收的部份會退至資金管理>

2. 部分商品圖檔顏色因電腦螢幕設定差異會略有不同,請以收到實際商品之顏色為準。

3. 若無提供樣式選擇,一律隨機出貨; 若希望指定顏色或款式,請下單後請於『訂單附言』內填寫或 MAIL、LINE 告知!

4. 若原廠供貨不足或內容刊登錯誤等意外因素,小8有保留出貨與否之權力。

5. 暫無提供海外地區!!


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購物流程 退費相關 訂單追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