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圖書專區 > 輕小說 > NEW > 輕小說) 對魔導學園35試驗小隊Another Mission <2>


輕小說) 對魔導學園35試驗小隊Another Mission <2>

輕小說) 對魔導學園35試驗小隊Another Mission <2>

商品貨號:9789572610367
商品庫存: 1
商品品牌:東立
商品點擊數:25
市場價格:NT 220 元
登入會員才有優惠價唷!!
商品總價:
購買數量:
加一個
減一個
加入購物車 加入收藏
※ 庫存量僅供參考,需依實際店內庫存為主。
※ 所有訂單庫存如不足均向廠商訂購新品再出貨,工作天約 5-14 天不等。

商品描述

商品屬性

商品標籤

相關商品

相關配件

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


在培訓取締殘存魔力威脅之『異端審問官』的專門機關,通稱『對魔導學園』當中,存在著一支由劣等生拼湊而成的『第35試驗小隊』。「不愧是哥哥大人!」拉碧絲突然想成為哮的『妹妹』。「唯有今晚,草雉是我的夫君喔。」小兔再次提起兩人的婚約,為了破壞這場婚事,第35試驗小隊今天也鬧得不可開交。
以及──「我們真的很努力呢,這一定就是給我們的獎勵吧。」為了哮,已經解散的35小隊再次聚首。不管是5年後或是更遙遠的未來,都將持續描寫珍愛的35小隊日常生活和紛亂騷動。他們的軌跡將永不褪色──

 

<< 試閱 >>

Mission01 拉碧絲小姐妳怎麼了?

草薙哮習慣早起。
他早上五點起床,每星期有三天會去送牛奶,工作到七點為止。之後在上班地點吃完早餐,利用上學前的空檔時間練習劍術。早上八點到校上學,到晚上八點為止的時間都花費在學業及小隊活動上,接著放學後直接去打工。
他接了兩份打工。分別是便利超商與居酒屋,而且也把班表調整成隔日制。便利超商的打工雖然輕鬆,不過得站到深夜一點;而居酒屋雖然較為辛苦,卻能在晚上十一點就放他回家。
等做完所有工作回到家,隨隨便便洗完澡後,總算才能躺平休息。
睡眠時間短則三小時、長則五小時,不過沒有安排送牛奶工作的日子就能享受到一夜熟睡。這便是哮平日的行程表。
到了假日,大致就是早上送牛奶、中午去便利超商、晚上到居酒屋,一整天都用來打工賺錢。
哮之所以這麼辛苦賺錢的理由,是為了償還父親留下的負債、支付自己的生活費,以及妹妹的維生費。
「呼……!呼……!」
今天星期天,現在時間是傍晚五點鐘。
哮正在公寓的中庭,從凌晨五點就未曾間斷地投入劍術練習。今天很難得送牛奶、便利超商及居酒屋全部都排休。為了熱身,他跑了二十公里的路程、做了一千次的揮刀練習、復習對人專用的真明流劍技、復習對妖魔鬼怪專用的諸刃流劍技,最後再搭配掃魔刀進行上述劍技的應用練習。
哮早、中、晚毫不停歇地進行了上述的訓練內容。
對學會草薙諸刃流的人而言,這樣的訓練內容根本一點都不夠。只要偷懶一天,劍術實力就會退步至三天前的狀態,這是哮從小就被灌輸的道理。
(感覺恢復八成了……我要善用今天剩下的時間,盡可能提升實力……!)
哮改變架勢,發動掃魔刀。在變慢的世界中揮動刀刃。
木刀劃破空氣掀起強風,庭院的草木隨之飄搖。
祭出兩記袈裟斬後,順勢突刺。接著將劍刃高舉過頭,準備直劈而下的瞬間。
「──嗚哇!?」
一名琉璃色的少女憑空出現在眼前。
哮在木刀即將直擊少女頭部的前夕,連忙停止揮擊。
由劍壓掀起的強風,吹得少女微瞇雙眼。
哮連忙往後跳開。
「拉碧絲……!妳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真的很危險耶!?」
哮臉色鐵青地說道,只見拉碧絲依然面無表情,以她那雙有如玻璃珠的眼眸望向哮。
不對,正確而言並不是望向哮,而是望向哮手中的那把木刀。
「……宿主,那把劍是怎麼回事?」
「?什麼意思……就是一把木刀啊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拉碧絲自木刀移開視線,轉而凝視哮。
「您劈腿了嗎?」
「……什麼?」
「您的意思是想要與我解除契約,改拿那把只是以木頭製成的殘缺棍棒嗎?」
「等、等一下等一下,我完全摸不著頭緒……這只是一把普通木刀耶?我目前正在訓練中,拿這把木刀又沒──」
話講到一半,哮才注意到拉碧絲好像揹著某種巨大的物品。
那應該是俗稱蔓草花紋的包袱布吧。她揹著一只圓滾滾的斗大綠色布包。
乍看之下……就像個小偷?
「妳的背上那個大行李……是怎麼回事?」
「這是日用品。」
「日用品?」
「是的,包括衣服、牙膏、以及我愛用的枕頭等。」
…………
哮瞬間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問題。他做夢也料想不到拉碧絲竟會脫口說出牙膏及愛用的枕頭等詞。身為魔導遺產的噬魔聖物,真的有需要用到這些物品嗎?
「……妳幹嘛揹著那只過夜包?」
「從今天起,請容我與宿主寢食與共一段時間。」
「為什麼啊!?」
「為了讓旁人不致對我與宿主身為兄妹的這層虛假關係產生疑心,我認為有必要留在宿主身旁,陪宿主共同生活一段時間。」
聽她提及兄妹一詞,哮頓時露出微微側頭的不解神情。
話說在很久以前,拉碧絲也曾依照上述『設定』跟著他一起上學。那是為了應付拉碧絲『愛黏著契約者不放』這項性質而採取的對策。一開始班上同學確實有來詢問拉碧絲是否真的是他妹妹,不過基本上學園的學生們都只對自己的成績感興趣,因此漸漸就再也沒人主動跑來打聽有關她的情報。
「為什麼事到如今又提起這件事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」
縱使哮開口提出疑問,拉碧絲也只是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哮,始終不肯做出任何回應。
「總而言之,我從今天起要暫時改名為草薙拉碧絲。事不宜遲,我想去跟鄰居打聲招呼,可否請宿主與我同行?」
「等、等一下等一下……在得知這項計畫的當初我也有過相同的想法,要聲稱妳是我妹妹終究還是太過勉強了啦。我們長得一點都不像,更何況根本就沒有偽裝成兄妹的必要──」
「請放心,我已做了完美無缺的預習。」
話一說完,拉碧絲隨即打開布包,從裡頭取出好幾本文庫本。
那是附有可愛插畫的書籍,也就是俗稱的輕小說。每一本的標題都有『妹妹』一詞,而繪製於封面的女孩子,則全都毫無例外地裝扮得格外煽情。
「拉碧絲……那種書的內容純屬虛構……實際的兄妹應該是……」
「外貌不相似的話,只要改用乾妹妹的設定就好了。這種設定的參考文獻數量也比親妹妹來得多,恐怕是那樣一來在形式上比較方便安排後續情節吧。」
「哪種層面的方便啊?」
「看來乾兄妹的關係仍令宿主感到不滿呢。難道您比較偏好更進一步的背德感嗎?」
「妳絕對是誤解了『兄妹』一詞所代表的涵義與關係吧?」
哮雖對這段完全對不上的會話內容大加吐槽,但不知為何拉碧絲的意志始終堅定不移。
結果哮也只能迫於情勢,與拉碧絲展開半同居生活。


隔天早晨。
哮因呼吸困難而從睡夢中清醒過來。
哮一覺醒來卻覺得不舒服是司空見慣的事。拜過去發生的種種事故所賜,做惡夢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稀罕的狀況。
即便像這樣從睡夢中清醒而睜開雙眼,也會有一道熾盛的鮮紅色烈火幻影駐留於視野……
「……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早安,哥哥。」
儘管以前曾經這樣被叫過好幾次,但坦白講他並不怎麼開心。
「早安……」
哮回了句早安,並睡眼惺忪地看著拉碧絲。
拉碧絲身上穿的並不是平常那套洋裝,而是裸體加一件襯衫。
拉碧絲跨坐在呈仰躺姿勢的哮身上。
原來如此。因為是妹妹,所以才打扮成這副模樣來叫哥哥起床嗎?
可以理解。妹妹早上跑來叫哥哥起床,這確實是在虛構故事當中的固定橋段。
其實就裝扮而言的話,應該是以制服為首選,不過就姑且不針對這點加以吐槽了。
才剛睡醒的意識還有點模糊不清固然是最主要的理由,但如今哮已不會再對這種程度的狀況心生動搖。他身為35試驗小隊的隊長,又是隊上唯一一名男性成員,而且拉碧絲像這樣緊黏著他也不是一兩天的事,他對女性已具備了一定程度的耐性。
坦白說,他早就習以為常。
就在他準備說出『別再鬧了,快點閃開啦』這句話之際。
卻見拉碧絲輕挪軀體滑動到哮的下半身,突然動手拉開了哮的拉鍊。
哮頓時一愣。由於拉碧絲企圖一把抓住四角內褲底下的重要部位,哮連忙收腰抽身退離床鋪,整個人的背部緊緊貼附在牆壁上。
「等等……那個,拉碧絲小姐,我說啊……?」
「?」
拉碧絲因為哮收腰的緣故而跌坐在床鋪上,一臉不解地微微側頭。
那是傻眼的表情。
「這沒什麼好傻眼的吧?妳、妳想幹嘛妳想幹嘛?」
「?參考文獻上有提到男性,特別是像宿……哥哥這種年紀的男孩子都會為了處理早上的生理現象而傷透腦筋。因此負責處理這類晨間問題是妹妹的職責──」
「停停停停停,給我暫停,這個世界哪裡找得到妳口中的那種妹妹啊?」
拉碧絲從被窩底下取出一本文庫本,打開插畫頁指給哮看。
「這裡。」
只見一名面露淘氣神情的妹系角色,對著哥哥的重要部位──
「…………」
哮忍不住緊盯著那張插畫。這名少女一大早就給我看什麼啊?或者說最近的輕小說當真沒問題嗎?
哮的臉部表情為之一僵,拉碧絲則是以手指輕抵下巴,微瞇雙眼說道。
「我搞錯了什麼事嗎?」
「真要說妳到底有沒有搞錯的話,我只能回答妳錯得像用肉身去衝撞停紅燈的汽車一樣離譜。」
倘若隨便找台階給她下,很有可能會造成她繼續展開所謂處理晨間問題的行動,因此在這當下還是全力開導她比較好。
拉碧絲在被窩上正襟危座,翻動文庫本的書頁,陷入沉思。

商品屬性
[原文書名] 対魔導学園35試験小隊 Another Mission
[作者] 柳実冬貴
[譯者] 杜信彰
[出版日期] 2018-05-21
[出版社] 東立
[插畫] 切符

購 物 須 知

1. 訂單若未滿899元需支付100元運費。<多收的部份會退至資金管理>

2. 部分商品圖檔顏色因電腦螢幕設定差異會略有不同,請以收到實際商品之顏色為準。

3. 若無提供樣式選擇,一律隨機出貨; 若希望指定顏色或款式,請下單後請於『訂單附言』內填寫或 MAIL、LINE 告知!

4. 若原廠供貨不足或內容刊登錯誤等意外因素,小8有保留出貨與否之權力。

5. 暫無提供海外地區!!


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購物流程 退費相關 訂單追蹤